鲁迅不信中药,不吃中药

作者:纯翔

翻看《鲁迅日记》,很容易发现先生的肺和牙齿可真够糟糕,经常发热寒战,拔牙补牙

身体不够健康,除了看医生以外,当然有些常用的药品,自己买来临时服用。在《鲁迅日记》的记载里,先生常用的有这几种药:规那丸、阿斯匹灵、补泻丸还有一种治腹泻的药——Help

规那丸就是大名鼎鼎的金鸡那霜,又名奎宁,规宁,在《鲁迅日记》里有时又写作鸡那丸、金鸡那丸、鸡那霜丸。比如1914年5月12日——15日的连续记载:

1914年5月十二日 下午大发热,急归卧,并服鸡那丸两粒,夜半大汗,热稍解

1914年5月十三日 热未退尽,服规那丸四粒

1914年5月十四日 服规那丸一粒

1914年5月十五日 下午服规那丸二粒

还有1914年9月30日——10月7日的连续记载:

1914年9月三十日 不甚愉,似伤风,夜服金鸡那小丸两粒

1914年10月一日 晚服规那丸二粒

1914年10月二日 晚服规那丸二粒

1914年10月 三日 夜服规那丸三粒

1914年10月 四日 晚服规那丸二粒

1914年10月 五日 夜服丸二粒

1914年10月六日 服规那丸二粒

1914年10月七日 晚服规那丸二粒。夜齿痛

这些记载很清楚地说明了,金鸡那丸和规那丸是同一样东西

这些金鸡那丸应该是先生自己买的,如:

1918年11月二十日 买鸡那霜丸一瓶

甚至有他在朋友家讨药的记录:

1915年1月二十六日 下午往许季上家,乞得金鸡纳丸八粒

另外有一种Pepana的药,或许也是规那丸,日记里有两处记载:

1918年12月3日 又买Pepana一合,券六元

1919年8月二十一日 往观音寺街买Pepana一瓶

每次服用规那丸的症状都是伤风中寒、头痛发热,作冷,有似疟疾,在这种情况下,先生有时也用另一种药——阿斯匹林,日记里有时也写作阿斯匹灵,日记里有混用这两种药的记录:

1928年8月二十二日 夜发热,似流行性感冒,服规那丸共四粒

1928年8月 二十三日 仍发热,服阿思匹灵片三次

1928年8月二十四日 热未退,仍服阿思匹林片三回

很奇怪日记里第三常见的药是一种泻药——补泻丸,记录至少有这些:

1918年11月九日 午后服燕氏补丸四粒。晚泻三次

1921年9月十八日 服补写丸二粒

1924年1月五日 夜服补泻丸二粒

1924年1月六日 服补泻丸二粒

1925年1月三日 晚服补写丸二粒

1925年1月二十日 夜服补写丸二粒

1927年7月二十六日 服泻丸三

1927年7月三十一日 服补写丸一粒

1927年8月二十七日 晴。无事。夜服补写丸一粒

我只能猜测,先生患有便秘的毛病。先生浩浩几十卷作品,都是用毛笔写就,坐的时间显然过长,日记里有两处“下血”记录,一处痔发记录,如果便秘,显然十分痛苦

在这些先生常用的药里,规那丸、阿斯匹灵和治腹泻的药——Help,都是毫无疑义的西药,只有补泻丸身份未明

附:《鲁迅日记》的中药记录补遗

为了完整和详细的研究鲁迅和中药的关系,我从宽录取,把不确定的(也可能是西药),别人好心赠送的和菊花茶,梨膏糖什么的统统算作中药做个补遗,除了“《鲁迅日记》的中药记录”一文中的还有这些:

1914年8月十一日 午季巿遗食物二品,取骛还梅糕,以胃方病也

1914年10月二十六日 齐寿山与药饼三十枚,是治呼吸器病者也

1914年12月六日 夜服姜饮

1918年10月十一日 续病假。兜安氏补肺药四合,券五元,与二弟分服

1918年11月二十日 买,燕医生除痰药一瓶

1919年7月十七日 为方叔买膏药二枚,寄三弟转交

1919年10月四日 上午往兴业银行取泉,又买除痰药二合

1920年1月十四日 背痛,休假。涂松节油

1921年1月二十六日 在利远斋买梨膏一瓶,糖果六十个

1925年1月二十一日 服仁丹廿

1931年12月二十二日 晚服萆麻子油

1932年1月二十一日 得淑卿信并钦文所赠茶叶两合,杭白菊一合

1933年12月一日 蕴如赠补血祛风酒二瓶

1934年3月八日 夜须藤先生来为海婴诊。内山君及其夫人来访。为海婴施芥子泥罨法,不能眠

1934年12月十七日 夜涂莨菪丁几以治背痛

1935年9月二十六日 下午钧初来并赠海婴绘具一副,莘农同来并赠普洱茶膏十枚

1935年3月十日 夜内山夫人来并赠蕓丹一瓶,

又,有关中医书的3则,最后的《医学煙草考》算不得中医书,暂且录在这里:

1914年9月十二日 又至保古斋买《备急灸方附针灸择日》共二册,二角

1915年7月二十九日 上午寄二弟信并本月家用百元(五十二),又《脉经》四本,

1927年8月十二日 下午修补《六醴斋医书》

1935年3月 八日 买《医学煙草考》一本,一元八角

另外三则和医学(都是西医)有关的活动,其中鲁迅访问的汤尔和其人对西医的普及有大贡献:

1916年1月十七日 参观医学专门学校

1916年11月二十七日 晚至医校访汤尔和,读碑,乞方

1927年1月二十六日 午后往医科欢迎会讲演半小时

结论:纵观《鲁迅日记》里所有和中药有关的各条,我们竟然找不出鲁迅服用那种用阴阳五行配比熬的草药汤的记录,先生对中医中药的态度,是言行一致的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