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岫《灵素商兑》第四章 藏府生理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 2018-11-20

余云岫著 景新译 海云青飞 评

旧医与中医

tuenhai.com : 余云岫以 旧医 指称“专家”说的 中医,实是妙极。“专家”只是炒《黄帝内经》冷饭,自己没有半点的改进、发展,《黄帝内经》的错误,也是照单全收。他们说的中医实际上是旧医。虽然他们一无所长(当然吹牛钻营捞取名利还是有本事的),但是又不甘寂寞,没有忘记去误导善良、单纯的人们,在他们的辛勤灌输下,很多人以为“专家”说的旧医就是中医了

旧医怎么会是中医呢,旧医是2000年前的医学,放在2000年前,也是先进的医学。时代在发展,技术在进步,旧医放在现代已经当不起中医这二个字了,说成旧中医还差不多

《黄帝内经》以整体观为本,比附推理得到的结论为用,整体观要求把事物联系起来进行研究,在此基础上再作一些推理。“专家”对于整体观完全没有感觉,他们不联系实际,只联系书本,他们的无知的行为是在毁灭天人合一的整体观文化,其过不小。每个懂得整体观文化重要性的人,必然会对“专家”的无耻行径义愤填膺,并且加以抨击

《黄帝内经》一大失误:不知道脑是人体最重要的器官,脑开窍于眼

tuenhai.com : 只要领悟了整体观文化的奥妙,就是继承了《黄帝内经》文化传承的衣钵,现代关于人体生理的研究都可以立即拿来为我所用,并且可以在此基础上作一些发挥,哪里需要捧着《黄帝内经》日夜诵读呢

《黄帝内经》由于受时代限制,在现在看来有很多的不足,比如,《黄帝内经》并没有认识到,脑是人体第一重要的器官。为什么会有此失误

一切人,一切物,都受时代的限制。或者真有个别超越时代的神人,但是神人与凡人沟通困难,神人的神作并不会被凡人接受并完整传承下来。不要说神人,就以 tuenhai.com 对整体观的理解,如果全部直白说出来,有些观念恐怕多数人不能理解。考察几亿年以来生命进化的漫长过程,生命通常没有主动进化的自觉,即使真有神,神亲自给生命讲经说法,生命也难以接受神的观念。父母与子女间都有明显代沟,何况神人与凡人之间观念沟壑之大呢

心在搏动,可以直接体会到,胃容纳食物,可以解剖而视之,肺通鼻也是解剖可见,肠容纳半消化的食物,也是显而易见的,大脑是人体的指挥系统,对于古人来说,研究起来就不那么直观了。古人没有给脑以相应的地位,这才是正常的,如果古人已经把脑的功能研究清楚了,那才是不可思议的反常的事情,值得怀疑古代真的存在神人了

对于现代人来说,学习《黄帝内经》的时候,就要把古人因时代局限的失误加以修正,主神明的不是心,而是脑

脑是人体的信息处理系统,人所接收到的信息绝大部分交由脑来处理,人从外部接收的信息主要来自视觉,从这个意义上说,脑开窍于眼,这与《黄帝内经》说肺开窍于鼻是同样的道理


余云岫:《灵素》不说五藏六府的形状位置,所以无法指出其解剖上的谬误。但是讨论医学却不列出藏府的形状位置,本身就是大错误。现在我来进一步谈谈其中生理功能说法的荒谬

《素问》灵兰秘典论篇说:

“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肺者,相传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胆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导之官,变化出焉。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肾者,作强之官,技巧出焉。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我国旧医,不知道脑是聪明思虑协调感觉的来源。《灵素》说脑的极少,《灵枢》海论篇说:

“脑为髓之海。”

又说:

“髓海有余,则轻动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

这大概认为脑是精力的来源,而聪明思虑协调感觉这些机能都不是它的。把神明(指人的精神和智慧,译注)说成是心的功能,治节说成是肺的功能,谋虑说成是肝的功能,决断说成是胆的功能,喜乐说成是膻中的功能,技巧说成是肾的功能,弄得支离破碎,要说无根据、无实验、穿凿附会、荒唐不经,没有比这更严重的了

根据现在的研究,凡是知觉运转全是脑的功能。神经从脑出发,分别到达全身各部位,外面有感觉,神经传到脑,脑接收,积累成智慧进行思考,表现出忧乐,发出声音,在脑中形成见闻,运行起来就是动作。脑和神经一生病,就会出现颠狂、痴愚、痪瘫、麻木等疾病。而智慧、思虑、言语、动作各功能,又各有部位区域,划分得很清楚。(如四肢运动在脑正中沟两侧,协调机关在小脑,发言、写字在前后脑,知觉神经的通道在脊髓后根,运动神经的通道在脊髓前根,等等。)这些在动物试验、病理解剖中都有明确的证据,使这些结论都成了铁案,靠口舌争辩是推不倒的。人的死亡有三个特征:脑死则死,肺坏则死,心停则死。心是人体重要器官,即使这样,怎么能认为它是器官中的君主,还认为是神明所在地呢?

肺、肝、胆、肾,这些器官的功能上章已经大概说了。怎么能把所谓相傅、将军、中正、作强的官位拿来比方,而把治节、谋虑、决断、技巧这些功能说成是它们的功能呢?

其中说的膻中,是什么东西呢?这篇论述十二藏的功能,考查经脉篇、血气形志篇列的十二经,全没有膻中,而有心主心包络。心主心包络是同一个东西。但计算数目,这个膻中,可能就是指心包络,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心囊。心囊贮藏液体,滋润心的外面,没有其他功能。他却说喜乐功能在这里,不是太可笑了吗?

其中说的胃和大小肠的功能,就相差不远,大概因为显而易见,所以不致大错

至于脾的功能,无论指的是今天的脾还是胰,都差得很远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说:

“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肝生筋,筋生心,肝主目,其在天为玄,在人为道,在地为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神在天为风,在地为木,在体为筋,在藏为肝,在色为苍,在音为角,在声为呼,在变动为握,在窍为目,在味为酸,在志为怒,怒伤肝,悲胜怒,风伤筋,燥胜风,酸伤筋,辛胜酸。”

五运行上说的,与这里说的大体相同。《灵素》全书论述的藏府的功能变化,病疾的起伏传导,内外表里的关系影响,谬误的本源都在这里,是荒谬的巢穴,不得不痛击它。其中那些恍惚的言论,混茫的说法,捉影捕风的语言,象道生智、玄生神之类,我就不去反驳了。所谓风,是空气流动产生的。地球各处受太阳光照射的强弱不同,温度就不同,空气受热就会膨胀,体积增大,质量变轻,压力加强,强弱大小轻重不均匀,就会流动,这种流动就是风,就象水从高处流下一样。地球上面,赤道受太阳光照射最强烈,地面也最热,空气也热,热就变轻,所以接近地面的空气上浮,于是旁边南北两带的下层空气流向赤道来填补空位。填补空位的空气又受热上浮,后来者又来取代,所以赤道下层的风总是从南北来。变轻上浮的空气分流向南北,渐渐变冷收缩变重下降到南北地面,又渐渐流向赤道,然后又上浮。又分流又受冷收缩又变重下降到地面,所以赤道上层的风总是向南北去。这是理论上的风,很规则。然而地球自转从西向东转速很快,所以风的来去并不准确地沿着地球经度,而是稍偏向西,就象快走的人风迎面吹来一样。至于山川水陆阻隔和地的寒热也没有一定的规律。因为风行进的时候不会一直向前不受阻碍,还会受地理上气候上种种复杂影响,所以风的方向不能用公式推断。而东方既不是风的发源地,也不是风的制造厂,东方生风的说法是不正确的

树木是种子长成的,种子是受孕产生的,雌雄蕊结合才会受孕。雌雄蕊离得近的,可以自行结合。那些相隔远的就需要媒介,有的靠蜂,有的靠蝶,有的靠鸟,有的靠风飘过去结合。这里面风不过是各种媒介中的一种,怎么可以把产生树木全说成是它的作用呢?风作为媒介,只不过是它许多作用中的一种,又怎么能说风的作用全在产生树木呢?风不是制造树木的原料,也不是树木的父母,怎么能说它产生树木呢?

至于酸,不是由树木产生的。各种强酸象盐酸、硝酸、硫酸,都是矿酸。有机酸中,醋酸较强,各种果酸较弱。况且树木也不仅产生酸,植物有机成分中有强大生理作用的,是碱性的类盐基质Alkaloid

酸生肝这话更加不可理解,肝脏的成分除水及油质蛋白质之外,最多的是动物淀粉,其次是普林基,尿酸、乳酸之类,这些量很少。不考虑肝脏的酸类成分含的极少,即使象动物淀粉这些成分,医化学上的生成原因,也不是靠酸的。那么酸生肝的说法,又荒谬了!筋,《说文》说:肉之力也,从肉、从力、从竹。竹,物之多筋者也。《集韵》又音乾,曰大腱也。从这几句话看,就是今天说的腱Schne了。胎生学上,筋的产生与肝无关。肝是由内胚叶产生的,筋肉由中胚叶产生,在受胎大约四天后就完全分开了。怎么把它们相比并且说成一样呢?另外,胎生学上,心产生最早,肝是在肠胃之后产生的,这样看来,肝生筋、筋生心的说法跟事实颠倒了!

肝与眼睛的关系,在解剖学上见不到有相联络的痕迹。它们在生理学上也没有相关的作用,从病理学、医化学中,也找不到它们相依辅的地方。各种肝病在眼睛有症状的,只有黄疸是显著的。黄疸的病因,是因为肝脏胆汁倒流进血液,传播到全身,把内外脏器都染上色了。外部症状就是全身皮肤变成黄色。而眼中的内结膜纯白无色,是否被染色了最容易识别。所以检验黄疸先检验眼睛黄不黄,这是因为很容易看出来。可是黄疸这种病,并不是只有眼睛变黄,身体各部分都一样会变黄,只不过皮肤这些地方本来就带杂色,不容易显示,不容易区别,所以看起来就象先在眼白上表现一样。肝主目的话,是没有基础的捏造,不可信!

其余的怒伤肝、风伤筋、酸伤筋那些说法,找遍生理、病理、医化学、精神病学著作,以及最近各学科的试验报告,全没有互相印证的地方。尽是瞎说!

又说:“南方生热,热生火,火生苦,苦生心,心生血,血生脾,心主舌。……中央生湿,湿生土,土生甘,甘生脾、脾生肉、肉生肺、脾主口。……西方生燥,燥生金,金生辛,辛生肺,肺生皮毛,皮毛生肾,肺主鼻。……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髓生肝,肾主耳。……”这些话全都不符号理论和事实。现在一一证明

他说南方生热北方生寒,认为南方炎热北方寒冷。他不知道地带的冷热以赤道两极来定,离赤道近的就热;离两极近的就冷。中国在北半球,赤道在南,北极在北,所以南方比北方热。如果在南半球各国,象澳大利亚,南非、南美各邦,就是赤道在北,南极在南,反而北方比南方热了。所以说南方生火、北方生寒说不通

他说西方生燥、中央生湿,看来他以为西风起后,各种东西大多干燥。我国东南靠着大海,西北是广阔的大陆,所以东南风含水蒸气量多,而西北风含水蒸气特少。东西变干燥,是水分蒸发到大气中去了。蒸发快慢,要看大气中含水蒸气的多少,多就慢,少就快,没有就更快了;如果空气里的水蒸气饱和,就不但不能使东西干燥,反而会在上面结一层雾一样的水滴,倒使它湿润了。大气中含水蒸气的多少,就是物理学上的湿度。湿度微小的大气覆盖着万物,吸收水份,万物当然要干燥了。西风使事物干燥,是地理的关系,不能认为是天地的定理呀。所以,西方生燥、中央生湿的话,又不通了。而且我不知到所谓中央指什么呢?今天看来,地是圆球,南北是确定的,东西不确定,所以从南北来说赤道是中央。以东西来说,象环一样找不到两端,到那里找中央呢?惠施说:“吾知天下之中央,燕之北、越之南是也。”这话是说中央没有确定的地方。唉!中央的说法,惠氏能在数千年前发现它的错误,不是圣人一样的人,谁能辨别出来呢?

土的成分,各地不同,大体上八十种元素全有。而主要成分,是八种元素。现在把八种元素的名字和百分比列出来

氧 Oxygenium 47.3
矽 Silicium 27.9
铝 Alminium 8.2
铁 Ferrum 4.8
钙 Calcium 3.7
镁 Magnesium 2.8
钠 Natrium 2.8
钾 Kalium 2.5

(上表中的“氧”原文作“酸素”,这里按现在习惯,译注。)

其余的由无机、有机、化合物、腐败物混和而成,没听说是由潮湿产生的。至于金属的生成,考查金属化学、质地学、矿物学、都不是由干燥生成的。寒对于水,稍微有点可以解释得通的。大概说来,各种气体进行降温多数能变成液体。雨露的行成,全是由于大气中的水蒸气遇冷而凝成水滴。但把论述的范围扩大,气体变为液体要用寒,固体变为液体就要用热,冰雹霜雪,遇热融化,人们是知道的。寒生水的说法只不过是片面的议论,还不完善,严格说来,寒热都是能生成水的。这样看来,湿生土、燥生金、寒生水的说法,都不可取

火生苦的说法,是他以为各种食物,被火烧焦烂了,常带苦味。实际上,这是化学作用产生了一种苦味质,并不是火产生的。火只不过是一种加热方法,苦味质哪需要火的成分来合成呢。况且,化学反应大都靠加热完成,甜酸辣咸全可以生成,怎么能说它专门产生苦呢?至于甜,大部分是糖类。糖类是有机物中的炭水化合物,全是从果实中得来的,应该说木生甘。现在他酸从木中取,甜就舍掉木从土中取,可以说是疯了。人们日常知道的辛辣的东西,也全是草木有机类的。金属化合物中辛辣的,实在少见。在水中的咸味,大部分是盐,海水中最多,其次是盐井。这是盐溶解在水里,而不是水能产生盐。况且还有所谓盐矿,那是固体结晶物,这样说来盐也不是全在水中了。总之,这种错误说法全是笃信五行、妄加附会来的,用事实一对照就不符合了,是粗疏荒陋的,有见识的人是看不起、不赞同的

把鸡蛋孵一天,剖开来会看到心已经有型了。鸡蛋里没有苦味,所以我们知道心的产生并不靠苦。再拿已经长成的心脏来分析,心肌的各种成分跟平常的肌肉没什么不同,也看不到苦味质的痕迹。却稍含糖质,甜倒是有。心含有血液,血液常带有盐分,咸也是有的。即使今天所用苦味质的药也是用来健胃,没有补心的作用。脾脏的化学成分,糖质很少,大部分是各种发酵素及铁等,找不到甜。辛生肺的说法,大体上跟上面说的一样没有根据。肺是结缔组织、肌肉组织、软骨组织组合成的,其中的有机质是蛋白发酵素,无机质是食盐、锰、铁、石灰、硫酸、磷酸、钾、钠之类,大体上味咸的多,却实在没有辣味的东西。再看咸生肾的说法,今天来看,肾是排尿器官,跟咸自然是不能分开,但是灵素所说的肾是藏精之器。况且食盐成分,全身都有,血、泪、汗、涕、精、尿、屎,没有不咸的,怎么能认为咸只属于肾呢?总之苦生心、甘生脾、辛生肺、咸生肾的说法也是笃信五行、妄加附会来的,不值得深入讨论

产生血的是骨髓和脾。而灵素中的脾实际是胰,与血无关。心是运输血的,根据生理实验,它的职责纯粹是物理学的机能,没有医化学的作用。即使硬把灵素中的脾当成今日的脾,也应该改说成心行血、脾生血,还说得过去,不应该说心生血、血生脾。筋肉(既肌肉,译注)由中胚叶产生,胰由内胚叶产生,脾由中间叶产生,三者各不相同。所以说脾生肉的说法,无论指的是脾还是胰,全都不符合。肺的产生也由内胚叶,怎么能说由肉产生呢?那么脾生肉、肉生肺之说就错了!皮毛由外胚叶产生,肾由中胚叶产生,都和内胚叶产生的肺是完全分开的。那么肺生皮毛、皮毛生脾的说法错了!骨髓的产生跟骨一样,从中间叶产生。肝是内胚叶,与中胚叶的肾,没有关系。那么肾生骨髓,骨髓生肝的说法又错了!

最后,心主舌、脾主口、肺主鼻、肾主耳这些说法当中,只有肺和鼻相通,符合事实。脾和口的关系,还可以勉强解释。怎么呢?灵素说的脾,是胰脏。胰属于消化器官,口是消化管,口与胰是同一系统。至于心与舌,肾与耳,以今天的解剖生理核对,没有一个符合的!

素问六节臟象论说:

“心……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肺……其华在毛,其充在皮。肾……其华在发,其充在骨。肝……其华在爪(指甲,译注),其充在筋。脾胃、大小肠、三焦、膀胱……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凡十一臟,皆取决于胆也。”

按这说的是十二臟的外在内在(这句原文:“按此十二臟之相使也”),华——外在表现,充——里面的东西。说心里面的东西送进了血脉,说对了要点,外在表现在面部就是片面的议论了。心使血液在血管中运行,分布到周身,不只在面部。如果心臟强健,血行旺盛,全身营养好,就会皮肤光滑,粘膜红润,而不是只在面部表现出来。肺与皮毛的说法,前面已经说过它的错误了。肾与骨,前面也说过。至于头发,也由外胚叶产生,解剖上,生理上,都和肾没有关系。各种肾臟疾病的症状,也没有波及头发的。其华在发的说法,错得厉害!肝与筋,前面也说过。指甲的产生,也由外胚叶。指甲半透明,可以看见下面的血色,对贫血郁血的诊断很有帮助。所以血液循环器官的疾病凭这个可以看出一些,没听说它跟肝有关系。嘴唇跟内藏也没有关系,只是根据它颜色的湿润干枯可以推断血液循环及营养好不好。而在诊断学上,容易干燥生屑的,就知道有热病;带煤炱色的,是伤寒Typhus abdominolis的特征。就只有这些,没听说和脾胃、大小肠、膀胱、三焦有什么关系。肌,说文说:肉也,玉篇说:肤也。脾胃、大小肠是消化器官,膀胱是泌尿器官,三焦没有功能(见前章)。消化排泄好,就会全身营养充足,动作有力,而不仅在皮肤肌肉脂肪。消化排泄不良,就会全身受损害,也不仅是皮肤肌肉脂肪受损害。胆是胆汁蓄存的地方,就是胆囊。胆汁成分,是肝脏细胞分泌的液体(名叫肝脏胆汁Lebergalle)与胆管胆囊分泌粘液(总称胆囊胆汁,Blasengalle)合成的。它生理上的功能,以溶解游离脂肪为主,食物消毒能力不如胃液。胆没有总领十一藏的功能,没有统治十一藏的价值,要说全取决于它,不是格外荒谬的吗?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i.tuenhai.com/k/d-ling-su-shang-dui-4.html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