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梁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

现代人没有必要依靠《黄帝内经》研究疾病

高梁之变内经原文

tuenhai.com 2018-11-15

高梁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 的意思

tuenhai.com : 高梁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 的解释是这样的,常吃肥腻的东西,足以导致身体长出疔疮,也就是较重的疮疡,这种病变就象空的容器接纳东西那样容易

对于身体产生疾病的原理,现代医学的认识比《黄帝内经》准确、详细百倍也不止,哪里用得着到《黄帝内经》中寻章摘句,使劲寻找微言大义呢

《黄帝内经》可以从文学、哲学角度欣赏,顺便怀一下古,这样就差不多了


揭开《黄帝内经》的神秘面纱(25)

作者:王力微

第二篇:天人感应、阴阳、五行

四、天人感应之荒唐(二)

2.自然和人

《素·生气通天论》:

“黄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

苍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故圣人传精神,服天气而通神明,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散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所,则折寿而不彰。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而上,卫外者也

因于寒,体若燔炭,汗出而散

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

因于湿,首如裹,湿热不攘,大筋软短,小筋弛长,软短为拘,弛长为痿

因于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乃竭

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煎厥

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溃溃乎若坏都,汩汩乎不可止

阳气者,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使人薄厥。有伤于筋,纵,其若不容

汗出偏沮,使人偏枯;汗出见湿,乃生痤疿

高梁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劳汗当风,寒薄为皶,郁乃痤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开闔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

陷脉为瘘,留连肉腠。俞气化薄,传为善畏,及为惊骇

营气不从,逆于肉理,乃生痈肿

魄汗未尽,形弱而气烁,穴俞以闭,发为风疟

故风者,百病之始也,清静则肉腠闭拒,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害,此因时之序也

故病久则传化,上下不并,良医弗为。故阳畜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泻,不亟正治,粗乃败之

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而阳气已虚,气门乃闭

是故暮而收拒,无扰筋骨,无见雾露。反此三时,形乃困薄。”

这是本篇的前半部分,后半部分是岐伯的话,类此,未引

谢华解曰:本篇体现了“人的生命活动于自然界有着密切关系,这是‘天人相应’的观点,为全篇的中心思想。”同时,“指出四时气候和饮食五味都能影响五脏而致病。”

王冰注曰:

天之十二节气,人之十二经脉外应之。咸通天纪,故云皆通于天气也

人生之所运为,则内以五气以立;然其塞天地之内,则气应三元以成。三,谓天气、低气、运气也

春为苍天,发生之主也。阳气者,天气也

精神可传,惟圣人得道者乃能尔,久服天真之气,则妙用自通于神明也。(力微案:此处,王冰的道人气味,浓浓地显示出来了。)

(足生大丁),新校正云(力微案:是林亿等所写):按丁生之处,不常于足,盖为膏粱之变,饶生大丁,非偏著足也(力微案:足,是足以的意思,林亿理解成脚了。)

其它还有很多精彩注解,五花八门的理解,充分显示了这篇文字的博大精深。理解了几十代人,还没理解清楚。经文的奥妙,不是容易理解的,不花上几万年工夫,肯定理解不明白,还要继续加深理解

我们还是来考察一下自然、四时和疾病的关系吧

文中有些表述是对的,如:“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是说在暑天,会多出汗,烦躁,口渴,气喘,这是常见的现象。说安静时多言,就不一定。内向性格的人,沉稳的人,再安静,话也不会很多。身体发热,出了汗,感到舒服一些,也是对的,如果是桑拿天,汗出不出来,实在难受

再看“膏粱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是说常吃肥腻的东西,足以导致生疔疮,就是较重的疮疡,象空的容器接纳东西那样容易

这个致病机理,只说对了一部分,关键的致病因素没说出来,就是无论什么疮疡,必须要有化脓细菌的感染,没有这个因素,在无菌的条件下,是不可能感染的。在南极,在没有细菌污染的地方,就不可能。另外,如果机体有足够的免疫力,也不可能,这个理论完整吗?古人不知道病原菌,只看到一些现象,作一些猜测,并记录下来,这是很好的。现在,科学昌明了,不仅知道病原菌,连它们的习性,对付它们的方法,都一清二楚,还有必要死抱着古董不放,把它拔高为完整独特吗?这样的“经”,就是念上千万遍,也是不能治病防病的。所谓“治未病”,不知道病原,不强调讲皮肤等处的卫生,不强调不要有外伤,如何防病治未病?光喊个口号就能治未病?

再看,“伤于暑,秋为痎疟。” 痎(jie)疟就是疟疾。说是夏天如果中了暑,秋天就打摆子。现在知道,无论是间日疟、三日疟、恶性疟、混合疟,都是不同的疟原虫在作怪。如果没有疟原虫,就是在夏天中上十次暑,秋天也不会发疟疾,打摆子。如果被疟蚊叮咬了,哪怕夏天天天呆在空调间里,照样发疟疾,打摆子。云南有些地区的疟蚊特别厉害,当地有“要往耿马走,棺材买到手;要过芒市坝,先把老婆嫁”的顺口溜,耿马、芒市坝都是地名,这里的恶性疟特别厉害,当地人有免疫力,外来人被疟蚊叮咬后,如果没有恰当的治疗,绝大多数是死,可能有个别免疫力好的能活下来。谁不信,敢试试?当然,我并不希望什么国粹去冒此风险,还是相信现代医学吧,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i.tuenhai.com/c/e-gao-liang-zhi-bian-zu-sheng-da-ding.html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