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仲舒提出的天人感应、君权神授的评价

董仲舒天人感应思想、学说是正确的吗,董仲舒天人感应天遣论,董仲舒天人感应是唯心主义吗,董仲舒天人感应的历史影响

海云青飞 2018-11-15

董仲舒为什么提出天人感应、君权神授

天人感应,君权神授是谁提出的?是汉武帝时期的董仲舒。他为什么要提出这种理论

在古代,平民出身的人要进入统治阶层是很难的,怎么办呢?董仲舒想到了一个妙招,就是为独夫的统治合法性提供证明,如果被采纳,龙颜大悦,那么加官进爵可期

tuenhai.com 认为,董仲舒提出天人感应思想,并不代表他个人对之深信不疑,而是他抓住了进入统治阶层的一个契机

董仲舒天人感应思想客观评价

既然董仲舒以天人感应理论作为进身之阶,那么其中有不合理之处是自然的,也是必然的

tuenhai,com 认为,在学术上,董仲舒天人感应理论并无实际价值

  • 董仲舒提出的各种天人感应比附只是泛泛而谈,不能用于指导实践

    随便举一个例子,耳目戾戾,象日月也,好像有点道理,但是这种空谈太过简单,若无细节跟进,这个比附没有意义

  • 董仲舒天人感应理论是不良学术理论的典范,给后世带来了不好的影响

    董仲舒这样夸夸其谈的理论都能成为进身之阶,后世的人看在眼里,哪里还会有心思踏实做学问呢,大家都去空谈玄妙理,那么整体民族对世界的认识的进步就会变得十分缓慢,后世也为之付出了代价

  •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甚至直到现在,理性思维并没有兴起,甚至被压制,主要原因并不在董仲舒

    即使没有董仲舒,也会有其他人积极地为独夫统治的合法性提供证明

    中国近代在技术上落后,原因是理性没有得到发扬

    理性为什么没有得到发扬,从天地大环境考察,和中国特殊的地理环境有关。从社会环境考察,则是独夫家天下的必然的结果

阴阳互补,无尊卑之分

如果是正确的天人感应理论,那么其实是很有用处的,可惜董仲舒对之的认识有很多是错误的

就以阴阳来说吧,tuenhai.com 简单解释一下正宗的阴阳理论

董仲舒认为天为阳,地为阴,阳尊阴卑,阴必须服从阳

  • 皇帝是阳,代表天行事,臣为阴
  • 父为阳,子为阴
  • 夫为阳,妻为阴

自然的结论是臣要服从君,子要服从父,妻要服从夫

就以夫妻为例吧,男人和女人因为身体结构的不同,因此各有擅长,谈不上谁尊谁卑。男人和女人,谁也离不开对方,否则就玩不转,从这个意义上讲,男女平等,夫妻平等

总体上讲,阴和阳是事物互补的二个方面,没有尊卑之分。落到实处,事物是复杂多变的,这时就不要受阴、阳概念的束缚,而要从实际出发处理问题

比如说,皇帝如果是全能的神,那么以他为尊自然是最正确的做法

全能的神显然不存在,这时候就以能者为尊,各安其位。也就是每个人按照自己的能力各安其位


揭开《黄帝内经》的神秘面纱(21)

作者:王力微

第二篇:天人感应、阴阳、五行

二、董仲舒和天人感应

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刘彻登基,他想有一番作为,于是下诏求天下贤良对策。所得到的对策有数百份,其中董仲舒的对策受到了汉武帝的重视,于是召见他,对他提了两次问题,他也回答了两次,前后共有三次对策,对策中的核心问题是天人合一,三纲五常,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下面是他在对策里很关键的一段话:

> “《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今师异道,人异论,百家殊方,指意不同,是以上亡以持一统;法制数变,下不知所守。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邪辟之说灭熄,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

从表面上看,董仲舒是在维护儒术,反对邪说,实际上,他是在歪曲儒术,大行邪说

1.董仲舒其人

先秦诸子,对“天”多少都有涉及,有程度上和侧重上的不同,这完全是正常的,学问,只有在讨论或质疑中不断发展,一旦把什么封为绝对真理,不容质疑,这个学问必然要被歪曲,被强势人物随心所欲地解释,不但不能发展,反而发生僵化和倒退。儒术就是这样被人篡改、歪曲得面目全非的

董仲舒说天为阳,地为阴,阳尊阴卑,阴必须服从阳

  • 皇帝是阳,代表天行事,臣为阴
  • 父为阳,子为阴
  • 夫为阳,妻为阴

这就是所谓“三纲”

皇帝如果做错了事,天会出现各种灾异示警,所以,皇帝要受天的制约。董仲舒还胡说:如果有王者兴,必有祥瑞出现,这就促使后来造假风气的泛滥,汉家天下也毁在假造的祥瑞里

董仲舒的谬论,完全是他的一相情愿。汉武帝对他的“三纲”、阳尊阴卑、皇帝就是天感兴趣,对皇帝还要受天的制约却不买帐,在这件事上,董氏差点大触霉头

汉武帝打心眼里也看不上这个迂夫子,所以,不但不重用他,还派他到脾气暴躁,动辄杀人的江都王那里做相,因为他的行为方正,没被杀掉。某年辽东汉高祖的庙和西安高祖的陵园失火,董仲舒根据天人感应和阴阳五行推算,说和某政事有关系,写了奏章,还没誊好,就被大臣主父偃看到了,私下拿去给汉武帝看,汉武帝让群儒们议论,儒生吕步舒是董仲舒的学生,不知道此奏章是董仲舒写的,认为此议论纯属一派胡言,按律当斩。董仲舒被关进了监狱,汉武帝赦免了他,是因为他还要打董仲舒这张牌,他却吓得从此再也不敢议论灾异了

连董仲舒自己的学生都不能理解他的解释,谁还能理解?可见的确是一派胡言!

说董仲舒实际上是在糟蹋儒术,有几点可以说明

首先,他的“三纲”歪曲了孔子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关系。孔子的意思不是臣必须服从于君,而是说君要像个君,臣要像个臣,君要是不像个君呢?臣也可以不干,“道不合,不相为谋”。他自己也是这么干的。董仲舒自己也不能实践这个教条,后来他当胶西王的相,因为胶西王的脾气更暴虐,他活得胆战心惊,还是辞官不干了,为什么不服从阳,当阳的目?天生德于你,有天保护,怕什么?

董仲舒的治学方法,完全违背“格物致知”的原则,这个原则,是写在《礼记·大学》里的。《礼记》被他尊为经典,他的治学却是关在屋里三年,闭门苦思《春秋公羊学》,好象悟出了道理,由于全是从书本出发,也就不可能不脱离实际。子曰:“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学也。”怎么学?从书本学,从实际观察中学,从有实际经验的人那里学。他不耻下问,曾师一个七岁小孩项橐,就是因为项橐在某个问题上比他知道得多一点,董仲舒的治学,却不是这种态度

孔子并没有惟我独尊,排斥其他人的学问,他曾向老子请教,他的态度是合而不同,和人的意见不同,可以保持友好关系,但却要坚持自己的独立见解

孔子的言行中,有一些不能令人接受或无法实行的空想,做为个人,危害不大,把它列为唯一的国家主流思想,危害就大了。比方说“礼治”,孔子自己刚当鲁司寇不久,就杀了少正卯,为什么不教化?汉武帝杀的大臣更多,为什么不齐之以礼?

又如“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这最容易被一些所谓“大人”所利用,自己说什么,就是什么

总之,董仲舒的天人感应,独尊儒术邪说,对中国人的思想禁锢时间太长,危害极大,渗透到了各个方面、角落,不花大力气清除,它的阴魂就不会彻底散去,这个阴魂是无形的,至今还在危害国人的思路和科技进步。这也是本文要费点笔墨的原因,因为现在又有一些所谓名牌大学教授、博导、社科院的研究员在吹捧这具不很僵的僵尸

2.董仲舒对天人感应的描述

在《春秋繁露》里,董氏多次描述了“天人感应”,现仅就其与《黄帝内经》有关的内容摘要如下: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彼岂无伤害于人而孔子徒畏之哉?以此见天下之不可不畏敬,……不敬畏天,其祸殃来至暗。”

怎样才能敬畏天?一般小民,怎么知道天的意志?圣人知道,所以,圣人的话,就是天的意志。所以就有人说,《黄帝内经》是圣人写的,必须敬畏

“人之形体化天数而成,……天之大数,毕于十旬,旬天地之间,十而毕举;旬生长之功,十而必成。十者,天数之所止也。”

这是对“十”的崇尚

“求天数之微莫若于人,人之身有四肢,每只有三节,三四十二,十二节相持而形体立矣。”

“唯人独能偶天地。人有三百六十节,偶天之数也;形体骨肉,偶地之厚也;上有耳目聪明,日月之象也;体有空窍理脉,川谷之象也;心有哀乐喜怒,神气之类也;观人之体,一何高物之甚,而类于天也。……是故人之身首员,象天容也;发,象星辰也;耳目戾戾,象日月也;鼻口呼吸,象风气也;胸中达知,象神明也;腹胞实虚,象百物也;百物者最近地,故要以下,地也;天地之象,以要为带,颈以上者,精神尊严,明天类之状也;颈而下者,丰厚卑辱,土壤之比也;足布而方,地形之象也;……天地之符,阴阳之副,常设于身,身犹天也,数与之相参,故命与之相连也。天以岁终之数,成人之身,故小节三百六十六,副日数也;大节十二分,副月数也;内有五脏,副五行数也;外有四肢,副四时数也;乍视乍瞑,副昼夜也;乍刚乍柔,副冬夏也;乍哀乍乐,副阴阳也;心有计虑,副度数也;行有伦理,副天地也。此皆暗肤著身,与人俱生,比而偶之弇合,于其可数也,副数,不可数者,副类,皆当同而副天一也。”

这一段话,被《黄帝内经》的作者做了改造,成了《黄帝内经》天人感应的立论基础。这段话在前一篇里作了译述,不再重复了

“天亦有喜怒之气,哀乐之心,与人相副。以类合之,天人一也。” 这就是所谓“天人合一”的立论根据,而一些所谓教授、博导、研究员,竟把“天人合一”说成是东方的,或中国的哲学体系,何其荒唐!用自己的无知来把此类陈词滥调强加给中国人,实在是对中国人的强奸!

“人有喜怒哀乐,犹天之有春夏秋冬也。”春夏秋冬是周而复始的,规律出现的,人的喜怒哀乐也是周而复始地出现吗?荒诞!

“天令谓之命,非圣人不行;……王者上谨承天意,以顺命也。”这是说,只有圣人才能知道天意。想按天意办事,必须要咨询他这样的圣人,他就取得了话语权和解释权,天下的事就得听他的了。可惜,汉武帝看不上他这个迂夫子、书呆子,恨不得让他滚得远远的,少在面前罗嗦

3.董仲舒天人感应的负面影响

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三纲五常”、“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等馊主意被汉武帝采纳,并予以实施以来,对国人的思想形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表现在:

  • 1).一切从书本出发,而不是从事实出发。扼杀人民的与时俱进的思维力

    因为个性是绝对的,人的思维是不同的,认识事物的角度不同,层面不同,思维方式不同,对同一个事物,同一句话,得出来的结论必然有差异。这就出现了对“经典”解释的不同,怎么办?谁的解释最正确?谁也不服谁,就出现了由学者讨论,皇帝做最后裁决学术是非的怪现象。比方说《白虎通义》就是这么出笼的。皇帝成了万能,知道一切是非。实际上,也没有人遵照施行,东汉皇朝越来越弱。这完全扼杀了从实际出发,根据事物的本来面目认识事物的正确方法和思路的恶果,是故必须给以坚决的揭露和严厉的批判,使其唯心主义僵死的、教条的、反科学的真面目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 2).从书本出发,不过是把书本当作幌子,实际上是从想象出发,设法欺骗民众

    也有人假借所谓“经典”,胡乱附会,打击异己。比方说唐朝太监鱼朝恩因为会拍马逢迎,被封为郑国公、韩国公、光禄勋等要职。本无才学,为了显示才学,给大臣们讲《易》鼎卦,把“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鱼朝恩解释说:“鼎,代表天子,三足,代表三公,折足,代表三公不称职!”谁敢和他辩驳吗?谁敢说他是胡说吗?如果不把所谓“经典”奉为神圣,一切从实际出发,以事实为基础进行讨论,决不会有这样的荒唐发生

  • 3).助长追求圣人之言,“经典”之言,必然导致对所谓“圣人”、“经典”的包装

    包装出来的所谓权威,可以信口雌黄地胡说八道,误导民众,圣人的话是无庸怀疑的。一些不学无术之徒,纷纷把自己包装成大师、权威,装腔作势,唬老百姓

  • 4).扼杀其它思想,也就扼杀了科学思想

    科学,在中国一直被列为方技,雕虫小技,为正规的学者所看不起,以至于有学问的人几乎没有人研究科学,使中国的科学长期受到压抑。尤其是近代,西方科技日新月异,中国的古董们在故纸堆里寻章摘句,还妄自尊大,把科技称之为奇技淫巧,鸦片战争以来的几次挨打,在被打得又割地又赔款的情况下,顽固分子的头脑仍是一盆面浆

  • 5).“天人感应”、“三纲五常”、“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在实际上,没有人能实行,就是汉武帝、董仲舒本人也不能实行

    董仲舒自从言汉高祖庙、陵墓话火灾差点掉脑袋以后,再也不敢言灾异。如果有“天”作后盾,怕什么?可见他自己也不相信。他连自己的学生也没感应。他是阳,学生是阴,他这个阳的意见,阴怎么就不领会,反而说是大逆不道呢?可见他的邪说,的确是胡说八道

    汉武帝能实施他的鬼话吗?不能。这要用具体事实来说明

    公元前139年,崇尚儒术的御史大夫赵绾、郎中令王臧,因得罪了窦太皇太后,窦太皇太后命令将赵绾、王臧下狱、自杀,此时,阳,代天行事的汉武帝的翅膀还没硬,不得不服从阴,窦太皇太后的决定,这显然是阴阳的颠倒,董仲舒敢放个屁吗?

    汉武帝是阳,太子是少阳,起码比一切大臣要阳。可是太子刘据天性宽厚,武帝用法严,太子常纠之,这本来合乎儒家的教化之道,却因此得罪了朝中用法严苛的一些大臣。这些大臣(阴)交相诽谤太子(少阳)。一个官职不高的宠臣,阴,江充,害怕太子一旦登位,成为正阳,他这个阴就彻底完蛋了。于是诬告太子行巫蛊之事,咒汉武帝早点死,这正是汉武帝所忌讳的。于是大怒,命令捕捉太子。细想一下,又不对了。天生底于皇帝,巫蛊又能怎样?代天行事的汉武帝为什么要相信这些?再说,孔子从不言乱力怪神,巫蛊是孔子言以外的东西,汉武帝相信,自己是在干什么?

    此外,太子(阴)对汉武帝(阳)的做法给以纠正,汉武帝还是赞许的。为什么阴不服从于阳,阳还赞许?为什么太子又因此得罪了众阴?众阴为什么不服从汉武帝(阳)对太子的赞许?这都是天人感应、阴阳所解释不清的一盆面浆!

    太子被诬,不得不拥兵自卫,捕杀江充。这时的阴阳关系,早乱成了一锅粥,天人感应也失去了灵验。这本来就是胡说八道,拿来律己,害己;拿来教人,害人;拿来指导办事,非出乱子不可!

    汉家天下,在独尊儒术以前,国力是在上升阶段。自从独尊儒术以后,国力日见式微。到平帝朝,大权完全落在了阴,王莽的手里,把阳,平帝毒死,自己当了摄皇帝,不久,又假借伪造的祥瑞,也说是天意,大摇大摆地登上了皇帝,阳的宝座,这难道不是对天人感应的极大讽刺吗?

无论从什么方面讲,董仲舒的所谓“天人感应”谬论,没有任何积极意义,当在彻底清除、扫荡之例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i.tuenhai.com/c/b-dong-zhong-shu-tian-ren-gan-ying-jun-quan-shen-shou.html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