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作者是谁,写于什么时间,怎么流传下来的

黄帝内经时间作者是谁

tuenhai.com 2018-11-15

《黄帝内经》客观评价:在今天,技术上无意义,哲学上有价值

tuenhai.com:我自认智力中上而已,但是至少能够明辨是非。有的人以名人自居,有一些社会影响力,却连明辨是非都做不到,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却能脸不红心不跳,他们所作所为只是在给集体添加混乱,这样活着真是一种悲哀。 tuenhai.com 的手头就有《发现黄帝内经》,搜遍全书,不能找到一句有意义的话语,有的时候我真的佩服有的人的水平,没有任何的营养,却能洋洋洒洒说出许多话来,难道这就是说废话的艺术吗

把《黄帝内经》当成宗教来崇拜,巧舌如簧,收获许多粉丝,这是在弘扬传统文化吗?这是在祸害传统文化,也是在害人害己。人生苦短,多做一件的愚昧大众的事情,人生就多一分失败;多做一件启蒙集体的事情,人生就多一分意义

tuenhai.com 赞同王力微先生关于《黄帝内经》的评论之外,还要补充一点,传统文化中的天人合一的整体哲学观念才是传统文化中真正有价值的部分,值得大力弘扬。放在2000年前,古人能写出《黄帝内经》是十分伟大的。放在今天,《黄帝内经》在技术上已经没有多少意义,还是纠缠于“经文”的每个字的名人、大师,终将被历史抛弃,他们不但不知道西瓜的存在,甚至连芝麻也是捡不到的

《黄帝内经》作者及创作时间

tuenhai.com 总结如下:

  • 源本《黄帝内经》成书于西汉末年至王莽时代,大约于公元前26年开编,大约于公元16年定稿

  • 源本《黄帝内经》是各种医书汇编、整理而成,并不是单独一个人从零开始创作的

  • 源本《黄帝内经》可能是宫廷侍医李柱国主持下整理而成

  • 源本《黄帝内经》有些篇章包含了当时人体解剖、测量得到的数据

    (持内证、内察说的“大师”,如果你自己没有这个特异功能,还是不要随便臆想的好)

  • 今本《黄帝内经》,是在古本的基础上经过数次校注,重新编次,亡失了一些,又添加了一些

今本《黄帝内经》作者有几十个

tuenhai.com 总结如下:

  • 源本《黄帝内经》整理时参考了许多医书,这些医书的作者也是《黄帝内经》源头作者,人数至少几十
  • 源本《黄帝内经》的参与整理者可能不止一人
  • 今本《黄帝内经》在古本的基础上,又经过了许多人的修订、补充、润色

《黄帝内经》是怎么流传下来的

tuenhai.com 总结一下王力微先生的观点:

  • 东汉时期,《黄帝内经》几乎没有流传的痕迹,最早研习并发挥《黄帝内经》的,是东汉末的张仲景

  • 从东汉到唐初,是《黄帝内经》濒危期,几乎失传

    其中王冰的修订进一步神化了《黄帝内经》。宋朝林亿校正刊印以后才得以流传,并初步确立了其名义上的经典地位

  • 《灵枢》在唐宋期间散失严重,今本《灵枢》,是从朝鲜传回的,现在的本子,是南宋的史崧音义的本子,不能排除有后人的改动

  • 《黄帝内经》在流传过程中,惨淡经营,几乎亡失

《黄帝内经》为什么在流传过程中几次濒临亡失

  • 《黄帝内经》本身概念模糊,可操作性不强
  • 后来的整理者、注家没有做改进工作

    我们的传统,理性,从来是缺课的

  • 《黄帝内经》流传的过程,也是不断被神化的过程,改进越来越不可能了

    你改经文一个字试试,卫道士马上从海陆空赶来

总之,一本书不实用,感兴趣者就不多,就容易亡失


揭开《黄帝内经》的神秘面纱(19)

王力微

第一篇:《黄帝内经》成书时间和作者考证

七、结语

  • 《黄帝内经》成书于西汉末年至王莽时代,是古代来自于民间或贵族、侍医、或其他人(如:枚乘的《七发》就有养生的内容,是以赋体写出,如概括些,就可以是一个篇目)的零散篇目,经宫廷侍医李柱国加工的汇编而成

    各篇独立成篇,并未形成系统的体系。对散乱的、篇幅长短不一、良莠不齐的医书,李柱国有所筛选、加工,体例上有所统一,即全部改成对话体。成编开始于公元前26年,结束时间大致是公元16年。书中具体各篇,大多数早于这个时间。从一些篇目内容的杂错不一,可以折射出,当时的很多医病观念,并不统一。说它成编于春秋、战国时代,并且是集体讨论的结晶,没有发现任何这样的痕迹,看不到任何集体讨论的影子。这样的说法,纯属毫无根据的臆断和猜测,是绝对不可能的发生的

  • 可以认定,李柱国是这部书的汇编者、加工者,有些篇章是他(或其继承者)在人体解剖的基础上编写的

    他所校的其他医书,全部亡失了。对这本书的编辑、加工,难度高于《吕氏春秋》、《淮南子》,质量上也远不如此二书系统、概念清楚。《黄帝内经》的很多基本概念、病名、诊治方法、预后估计,都显得比较粗浅、散乱、重复、矛盾,笼统不清晰,有的篇目是民间医生等的任意表达,有些是一些人根据他认可的观念的逆向推导,因而在理解、操作上都很困难,或根本无法操作,以致于没有人能完全解读其中的“奥义”。这是篇出多门之故,李柱国自己也不能分辨孰对孰错,只好各篇并存,发生矛盾、重复,就在情理之中了。虽然如此,古人的很多观察、探索精神还是值得称道的

  • 东汉时期,《黄帝内经》几乎没有流传的痕迹,最早研习并发挥《黄帝内经》的,是东汉末的张仲景

    历史上,真正研究《黄帝内经》、并依据它来指导看病的人,为数不多。烟建华在《内经》中说:

    “二千年来,医家们研习不辍。”[25]并不符合事实。几个重要的研习者,并非医家,且大都是从文字理解上诠释...在当今科学昌明时代,中医学发展难有突破,相对滞后。”[23]

    这是事实,不正视和否定所谓“圣经”中错误的、过时的内容,想有突破是完全不可能的

  • 从东汉到唐初,是《黄帝内经》濒危期,几乎失传

    有的篇章是失传了。唐中的王冰是个自幼好“道”的人,从他的观念出发,为《素问》作注,并对篇目的次序,内容做了修改调整,加进了自己认为是真传的七篇大论,应该算是《素问》修订本。他的修订本有进一步神化《黄帝内经》的作用,也有很多错误,宋朝林亿校正刊印以后才得以流传,并初步确立了其名义上的经典地位

  • 《灵枢》在唐宋期间散失严重,今本《灵枢》,是从朝鲜传回的,现在的本子,是南宋的史崧音义的本子,不能排除有后人的改动

  • 《黄帝内经》在流传过程中,惨淡经营,几乎亡失。后来的整理者、注家,除了神化这本书以外,只限于文字上的理解或发挥,没有人指出其中的错误,因而只能原地踏步,逡巡徘徊。有一些发挥,全部都是从概念出发,各论其理,各执其派。《黄帝内经》的惨淡经营,完全是由于它自身的原因(很多概念根本无法理解)和一些人的人为神化造成的

  • 《黄帝内经》是历史上形成的,是古代医疗水平的记录,必然受到当时科学技术水平和意识形态的制约,和当时的生产力相平行,不是哪个圣贤写的完整独特的“经书”、“圣书”。把它教条化,神圣化,把每句话,甚至互相矛盾的、牵强比附的话,也当作“经文”,实在荒谬。应该以历史的眼光,发展的眼光对待这本书。把它拔高为完整独特的体系,就不需要再发展了,显然自相矛盾

    恩格斯说:“科学的产生和发展,一开始就是由生产决定的”[26],完全正确。生产呼唤科学,科学促进生产。恩格斯又说:“生理学只要超出最显而易见的事情(例如,消化和排泄)便是纯粹的猜测:在甚至血液循环都还不知道的时候,也不能不如此。”[26]所以,我们不能苛责古人,真正的医学,在发展过程中,也和生产、科学的的水平平行,用其它科学的成果作为手段,对前人的观察、思考的成果不断补充、完善,就能使之具有无限的活力。如果主观上抵制、排斥其它科学的成果,必然形成作茧自缚

  • 恩格斯说:“原则不是研究的出发点。”[27]什么是研究的出发点?事实,客观事物才是。对医学来说,研究的对象是人体的正常和异常状态,并设法如何纠正异常,恢复正常,只能从人体和人体的有关因素来研究,才能得出名实相符的结论。存在决定意识,这个唯物论的基本原则,无论什么人承不承认,都是如此

    人们的认识,由于受科技发展水平的制约,现在的认识还远不够精确,还有数不清的问题需要解决。认为古人的意识超前,构建了一个现代科学还不能解释的完整独特体系,或现代科学发现了什么,就吹嘘《黄帝内经》里早就有了什么,完全是唯心主义先验论的翻版。任何一个有实事求是之心,无借古制造神话之意的人都不会这样做。某些打着《发现〈黄帝内经〉》招摇撞骗,诸如胡万林一类非法行医致人死命的骗子,以及借吹嘘神医同时发财的投机奸人,是先验论的突出代表人物,尽管他们并不懂什么叫先验论

  •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尊重前人,发扬前人正确的(包括具体内容过时,但方法、思路有可取之处的东西),纠正前人由时代局限或思路不正确所造成的错误,发展前人所不认识的、想不到的,和跪拜在圣人、偶像的脚下逡巡徘徊,必然会引出截然不同的两种结果。把《黄帝内经》这本本来是古代医疗情况的汇编,拔高为“圣经”,必然使之僵化。一切从书本出发,而不是从人体的实际情况出发,把古人的原始认识当成依据,来给人诊病治病,必然要引出无数荒唐。类似《诗经》,本来是一些民歌或史诗、祭祖诗,把它神化为经典,在引用时,必然要歪曲原意,才能符合自己的需要。这种人为造神、造圣的做法,严重禁锢了国人的创造性思维,也违背“格物致知”(通过观察、研究事物,来弄明白它的情况)的正确致知的方法,极为有害

  • 《书》曰:“满招损,谦受益”。《易》曰:“人道盈满而好谦;谦尊而光;劳谦君子,有终吉”。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诗》曰:“周虽旧邦,其命维新”。《大学》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子曰:“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学也”。这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优秀内容,是取胜之道。须臾之学,学什么,怎么学?从书本学,是学前人的经验、感悟和教训;从实际学,就是具体考察所学的对象,看书本里哪些讲得对,在什么条件下对;哪些有欠缺,哪些不对。自己从实际中的观察、感悟又是什么。这是我们传统文化的优秀内容,是取胜之道。盲目地夜郎自大,故步自封,自我陶醉可也,在实际上,完全是取败之道。正当自我陶醉之时,人家却不断地否定错误、过失的内容,不断吸取一切有用的东西,不断更新、进展。而作茧自缚者,即使是赤背上阵,也无济于事

  • 一切科学,都是在对立统一的过程中发展的。压制不同意见,就不能促进思考和改进。一切正确的东西,都不怕批评,正相反,钻之弥坚。错误的东西,越保护,越萎缩。这像溺爱孩子护短一样,虽曰爱之,其实害之

    所有表达和理解,都会有误差,加起来,就是系统误差。所谓“道,可道,非常道”是也。任何表达和理解,都不可能是完全准确的。环节越多,误差越大。曹植被誉为“才高八斗”,《洛神赋》中的洛神,写得很传神。这只能意会,谁也说不出、画不准洛神到底是什么样,100个画家,会画出100个摸样

    《庄子》里有一段轮扁论书的故事。他认为,书,不过是前人的糟粕。轮扁是个做车轮子的工匠,他70岁了,还在做。不是不想休息,是没有人能代替他,能学会他造车轮的技术。他也不是不愿教人,是一些细节说不出来,别人不能领悟,连他自己的儿子都不能。怎么办?只好继续做。轮扁的理论有些偏概全,不能说所有的道理都写不出来,写出来的都是糟粕。但有些技术性的、技艺的,看书是看不会的。最明显的是体育、舞台艺术,看书能看得会吗?医学,光看书也是不行的。就拿诊脉来说,那么多名目,描写又极简单,谁分得清它们之间的区别吗?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好坏优劣,就在毫厘之间,可不勖哉!

  • 毛泽东说:“我们除了科学以外,什么都不要相信。就是说,不要迷信。中国人也好,外国人也好,死人也好,活人也好,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就是不对的,不然就叫着迷信。不论古代的也好,现代的也好,正确的就信,不正确的就不信,不仅不信,而且还要批评。这才是科学的态度。”[28]这完全符合辩证法的否定之否定规律,就是肯定正确的,否定错误或过时的,才能使事物不断前进。改革,实际上就是否定错误的、过时的东西,这是一个不断的过程,是使事物向前发展的动力。对待《黄帝内经》也应采取这样的态度,不能对古人的观念亦步亦趋,而是在弄清其本来面貌基础上,肯定其正确的、或虽然其具体内容粗糙、早已过时,但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是可称道的,也给以肯定,发扬这种探索精神;对于纯属想象的、把机械的比附当成绝对真理的方面,要给以分析,指出其错误之所在,错在什么地方,哪个环节,在这个基础上,有不同的意见,可以讨论。个人认为,这样才能分清是非,发扬正确,修订错误和过时的内容,使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有效地释放出来,使中国的基础科学研究有个飞跃,为人类做出更大的贡献

对《黄帝内经》具体内容的解读、分析、评价,当另行叙述

(第一篇完。谢谢刊载、阅读,欢迎批评、讨论、赐教!如需引用,敬请注明,谢谢!)

(作者:王力微)

参考文献

  1. 谢华:黄帝内经,中医古籍出版社,2002,前言页

  2. 张云昌、孟蓬生、谢志宁、孙悦春:白话黄帝内经,河北人民出版社,1995:前言页

  3. 祝总骧、郝金凯主编:针灸经络生物物理学,北京出版社,1998:24—25

  4. 祝总骧主编:锻炼经络百岁健康,科学普及出版社,1996:2—3,作者介绍页

  5. 施奠邦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传统医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5:286

  6. 王新华主编:《中医学基础》,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1:5

  7. 王洪图主编:内经选读,中国中医药出版社,1999:1

  8. 王洪图主编:黄帝内经研究大成,北京出版社,1977:170-431

  9. 陈长松:马王堆帛书艺术,上海书店出版社,1996:马王堆帛书艺术概述部分,1-2

  10. 周一谋:马王堆医学文化,文汇出版社,1994:4-13,

  11. 同上,28-30

  12. 周一谋、萧佐桃主编:马王堆医书考注,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88:19-31

  13. 韩建平:马王堆古脉书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2:

  14. 同12,5-6

  15. 牛占和:对《灵枢》初编年限的几点考证,中华医史杂志,2001,31(1):54—56

  16. [清]严可均辑:全汉文,商务印书馆,2006:379-387

  17. 罗竹风主编:汉语大词典(缩印本),汉语大词典出版社 1997:7761

  18. 张延昌:30年来武威汉代医简研究进展,中华医史杂志 2002,32(3):184—187

  19. 同1,253

  20. 同2,302

  21. 王洪图主编:内经,人民卫生出版社,2003:139

  22. [清]王清任:医林改错,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66,1—4

  23. 赵洪钧:近代中西医论争史,安徽科学技术出版社,1989:45

  24. 张志聪著,孙国中、方向红校点:黄帝内经灵枢集注,学苑出版社,2006:606—607

  25. 同21,850

  26. 恩格斯:自然辩证法,人民出版社,1971:162

  27. 恩格斯:反杜林论,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74

  28. 毛泽东: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4册),电子版,红旗出版社,1999:506—507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i.tuenhai.com/a/o-huang-di-nei-jing-zuo-zhe-shi-jian-liu-chuan.html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