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中天文历法问题:岁首建寅

海云青飞 2018-11-14

《黄帝内经》部分作者使用汉武帝时太初历

tuenhai.com:汉武帝时,在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改正月为岁首,也就是建寅。《黄帝内经》中有 正月太阳寅。寅,太阳也寅者,正月三生也,说明作者使用的应该是太初历。也就是说,《黄帝内经》一些章节的编写不会早于公元前104年

《黄帝内经》的作者对天人感应还没有入门

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写了很多天人感应比附,有的是没有多少实际意义,有的是牵强附会,真正重要的内容他却忽略了,tuenhai.com 认为,从道的角度看,他还没有入门

人生天地间,天地是人类生存的环境,人类不存,天地犹在。天地不存,人类无影。天地对人类的作用是决定性的。圣人认识到这个道理,就会仰观天文,俯察地理,效法天地,使自己的行为合乎天道

对于历法来说,历史上有不同做法,有以正月为一年的第一个月即岁首,有以十二月为岁首,有以十一月为岁首,有以十月为岁月。从天人感应角度分析,最好的做法只有一种。如果《春秋繁露》或者《黄帝内经》的作者已经入门天道,那么必然会提出正确的看法。同样,宗教的教主若是对道略有所悟,也会提出正确的历法让跟随者遵从。现实总是无情地刺破人们的美好幻想


3.《黄帝内经》中的历法 (揭开《黄帝内经》的神秘面纱(10))

中国的历法,很有特色。主要表现在古代每次改朝换代,都要改变岁首的月份,以表示五行相生,自己建立的朝代是必然的,合乎天意的。据《史记。历书》:

夏以正月,建寅
殷以十二月,建丑
周以十一月为岁首,建子
秦并六国,以十月为岁首,建亥

所谓岁首,就是下一年的开始。汉朝建立,本应改岁首,由于其它事多,未暇顾及。到汉武帝时,因为以一年为365又1/4推算历书,年数太多,积累的误差日见明显,于是召集司马迁、落下闳等修订历法,在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改正月为岁首。月份和地支相配,十一月为子,十二月为丑,正月为寅,……这是很固定的

唐朝司马贞《史记索隐》按语,对上古历法的变迁,有这样的注解:

古历者,谓黄帝调历以前有上元太初历等,皆以建寅为正,谓之孟春也。及颛顼﹑夏禹亦以建寅为正。唯黄帝及殷、周、鲁并建子为正。而秦正建亥,汉初因之。至武帝元封七年始改用太初历,仍以周正建子为十一月朔旦冬至,改元太初焉

这段话的意思是:古代历法,黄帝以前,都是以寅月为正月,颛顼和夏代也是;黄帝、殷、周、鲁是以子月(十一月)为正月;(力微案:此处司马贞说殷建子为正,不正确,应以建丑,即十二月为岁首。)秦以亥月(十月)为正月,汉初沿习这个历法,到汉武帝元封七年始改用太初历,以寅月(一月)为正月,这就是上古时期历法以哪个月为岁首的情况

在《黄帝内经》中比附的历法,留下了历法的时代印记。如《素·脉解篇》:

“正月太阳寅。寅,太阳也”

又如《灵·阴阳系日月》:

“寅者,正月三生也”

这明确地说明,这些篇目的作者,已经接受了“太初历”改正月为岁首的事实。颛顼﹑夏朝也是以正月为岁首的,这些篇目决不可能是颛顼﹑夏朝的作品!

牛占和[15]撰文说:“刘向认为《内经》的编著者既不是他本人,又不托古取重于上古‘黄帝’,而指为韩诸公孙。”所依据的是《汉书·艺文志》,并把《黄帝内经》的成编下限定为韩被秦灭的公元前230年。不知《汉书·艺文志》的什么地方记载了刘向的这样的话。我反复查看了《汉书·艺文志》数遍,终于在阴阳家里找到了一则注释,是唐·颜师古做的。《黄帝泰素》二十篇下面注曰:“刘向《别录》云:‘或言韩诸公孙之所作也。’言阴阳五行以为黄帝之道也。故曰泰素。”这根本是互不相干的两本书,两回事,怎能移花接木,张冠李戴,混为一谈?牛占和又说:“正月建于寅,是夏代使用的历法,是春秋时代广为流行的六种古历之一。”可是,《左传》明明记载:

“火出,于夏为三月,于商为四月,于周为五月。”

(火,指在黄昏时火星开始出现在南方天空的时间。按夏朝的历法是在三月,商朝的历法是在四月,周朝的历法是在五月。火星的同一位置,历法不同,月份也不同。这个不同,和夏建寅,商建丑,周建子完全吻合。火星的位置,依月份或时间发生变化。)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春秋时期不是周朝?《左传》的记载不是春秋时期通行的历法?如果《左传》的记载不能作为依据,什么记载可以作为依据?如果真是《左传》记错了,就应该拿出证据或理由来证明。所引述的证据,必须是真实存在的,绝不能根据结论的需要来杜撰或想象,移花接木或道听途说

4.地理

《灵·经水》中所比附的12水,据张介宾注,相当于现在下列地方:

清水:济水故道,小清河,发自济南趵突泉

渭水:今陕西渭水

海水:张氏注解不明确,可能指渤海、黄海、东海

湖水:五湖,即彭蠡、洞庭、巢湖、太湖、鉴湖

汝水:在河南

黾水:在陕西

淮水:即淮河

漯水:入清河归海

江水:即长江

河水:即黄河

济水:源自王屋山

漳水:在山西

所举的水,基本在长江和黄河之间,犹以陕西一带为多,和作者所在地在陕西并熟悉这些水名有关。但清水、海水、湖水、淮水、漯水、江水在陕西以外,说明这决不是战国时期割据局面的情况

5.《黄帝内经》中所提及的书名

散见于各篇中,有的多次提到。为了精练,出现在哪一篇,不再注明,总归如下:《五色诊》、《五色脉变》、《揆度》、《奇恒》、《玉机》、《上经》、《下经》、《脉法》、《奇恒阴阳》、《针经》、《九针》、《热论》、《刺法》、《本病》、《金匮》、《气穴所在》、《阴阳十二官相使》、《天元册》、《阴阳传》、《奇恒之势》、《寿夭刚柔》、《官针》等。今本《黄帝内经》中有《热论》和《刺法论》,其中没有今本《黄帝内经》中所引的文字。这些书名,《五色诊》、《揆度》、《奇恒》、《奇恒阴阳》等和淳于意所列的书名却完全相同

这些书都哪里去了?应该有个合理的解释

6.各篇的长短和文字风格

有的篇目文字很少,仅百余字,文字古朴,如:《素·经络论篇》,《灵·背腧》。有的篇目很长,七大论中最长的有8000余字,是王冰补入的,就不说了。《灵·经脉》一篇约4000余字,描写各经脉最具体,一直沿用到现在。所有的篇目,肯定不是一时一人之作

《黄帝内经》中出现一个概念,在不同篇目中多次重复,或详略不一,或互相矛盾,说明什么?说明这本书是不同时期、不同作者的文献汇编!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i.tuenhai.com/a/i-huang-di-nei-jing-tian-wen-li-fa.html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