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 2018-11-13

《黄帝内经》的作者不是神人

tuenhai.com:有的人说《黄帝内经》的作者是神人,说这种话的人一定是没有看过《黄帝内经》,或者文化有限,根本看不懂《黄帝内经》。神人怎么可能写出前后观念常有矛盾的书呢

《素·调经论篇》:心藏神,肺藏气,肝藏血,脾藏肉,肾藏志

《灵·本神》:肝藏血,脾藏营,心藏脉,肺藏气,肾藏精

《灵·九针论》: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精志

心藏神又藏脉,肺藏魄又藏气,肝藏魂又藏血,脾藏意又藏肉,肾藏志又藏精,这是怎么回事?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有人把搜集到的一些医书汇编、整理在一起,为了使自己的大作更加高大上,就拉来黄帝扯大旗,并且《黄帝内经》在传抄的过程中被不同的人继续修订、整理

乱说易经、黄帝内经作者是神人的,能不能给批发几个神人呢


作者:王力微

(第一篇:《黄帝内经》成书时间和作者考证)

四、《黄帝内经》中所隐藏的时代密码

《黄帝内经》首先是古代某个时期、某个人所编的医书,必然留有时代的印记。仔细考察,所留下的印记非常多,详加比较,可以得出许多无可辩驳的结论

1.对“脉”的描述:(揭开《黄帝内经》的神秘面纱(9))

《黄帝内经》中对“经络”的命名,称“脉”而不称“经络”。但在《素问》篇名中有《经络论》一篇。篇名经过后来众多校注者改动,是否为后人所加,实属可疑

《黄帝内经》中,对“脉”的描述也杂错不一,从下面三个方面比较:

  • 命名:马王堆《脉书》比《黄帝内经》原始,是已无争议的事实。其特点是足、臂加阴阳,再加脉,用字古。如:把“太”写为“泰”、或“钜”

    《黄帝内经》中,有的篇章保存了这个进化中的印记。把“太阳”写为“巨阳”的有:

    《素·五脏生成篇》,《素·热论篇》,《素·厥论篇》,《素·病能论篇》

    以“手太阳”,“手太阴”,“足太阳”,“足太阴”后面无“脉”字,这样的术语的篇章有:

    《素·五脏生成篇》,《素·刺热论篇》,《素·刺疟篇》,《素·三部九候论篇》,《灵·根结》,《灵·卫气》,《灵·始终》,《灵·厥病》,《灵·禁服》,《灵·营气》,《灵·五音五味》,《灵·阴阳系日月》,《灵·本输》,《灵·经水》等

    《灵·卫气》和《灵·禁服》称“手厥阴”为“手心主”

    以“手太阳脉”,“手太阴脉”,“足太阳脉”,“足太阴脉”或在脉前加“之”的篇目有:《素·气府论篇》,《灵·邪客》。后者只提到三脉,手太阳之脉,手少阴之脉,手心主之脉。有“脉”字的篇章比没有此字的篇章要少得多

    和脏腑相络的术语,只有《灵·经脉》一篇,其中手厥阴称之为“心主手厥阴心包络之脉”,和后来的通用名大不相同。其他如《素·刺疟篇》,《灵·本输》,《灵·五音五味》,虽然提到某脉和某脏有关系,但没成为术语,在《灵·五音五味》里,只提到手太阴与肺,足太阴与脾,手少阴与心,足少阴与肾,足厥阴与肝有联系,其他五脉手阳明,足阳明,手太阳,足太阳,足少阳,没提与脏腑相联系

    此外,在《素·刺腰痛篇》里,有一些异脉脉名:解脉、同阴之脉,阳维之脉,衡络之脉,会阴之脉,飞阳之脉,昌阳之脉,散脉,肉里之脉,不知其所指是什么,不见于其它篇目,也没流传下来,显然这些脉名是被淘汰了

  • 流注方向:马王堆《脉书》中各脉的流注方向,除《阴阳》中肩脉和足太阴脉是从脏到手足以外,其余全是从手足到脏,是向心性的。《黄帝内经》中各脉的走向,很多提到脉名的未能说明流向,明确说明的有:

    《灵·脉度》:全部是向心性的

    《灵·邪客》,手三阴:手之头;手三阳:脏之手;足三阳:头之足;足三阴:足之腹

    《灵·逆顺肥瘦》,手三阴:脏之手;手三阳:手之头; 足三阳:头之足;足三阴:足之腹

    《灵·经脉》,手三阴:脏之手;手三阳:手之头; 足三阳:头之足;足三阴:足之腹

    后两篇的流注方向相同,前两篇的流注方向则大有差异,说明这些不同的篇章,来自不同的手笔,甚至成篇的年代也不同

  • “脉的数量:12脉全的篇目有:《灵·经脉》,《灵·经脉》,《灵·经水》,《灵·卫气》,《灵·邪客》,《灵·禁服》,《灵·逆顺肥瘦》

    述11脉的有:《灵·阴阳系日月》,缺手心主一脉

    述10脉的有:《灵·本输》,缺手心主一脉,另称手三焦为“别”,不是一脉

    其它述及脉名,但不全,缺手厥阴一脉的篇目有:

    《素·五脏生成篇》,《素·刺热论篇》,《素·刺疟篇》,《素·气府论篇》,《灵·根结》,《灵·始终》,《灵·厥病》,《灵·五音五味》,《灵·阴阳系日月》,《灵·本输》

    这些既有相同又有矛盾情况的存在,且不止一处两处,显然是出于不同的手笔和年代

2.对五行和五脏关系的描述

在这方面的描述,相互重复的篇目很多,其中也有相互矛盾者。下面只论及 3个方面:

  • 五脏和五季:

    《素·四气调神大论篇》:“春三月应肝,夏三月应心,秋三月应肺,冬三月应肾”。缺长夏主脾,未和五行联系

    《素·玉机真脏论篇》:春肝,夏心,秋肺,冬肾。“脾者土也,孤注以灌四旁者也”。五脏只和四季联系,无长夏

    《素·太阴阳明论篇》:“脾者土也,治中央,常以四时长四脏,各十八寄治,不得独主于时也”。五脏和五行联系了,仍无长夏一季

    《素·脏气法时论篇》:“肝主春,心主夏,脾主长夏,肺主秋,肾主冬”。为了五的需要,编出一季。由于合乎“五”的需要,一直沿袭到现在

    《素·诊要终论篇》:“三月、四月,天气正方,低气定发,人气在脾。”此篇把一年分为六部分,除了五脏以外,还多出一“头”:“五月、六月,天气盛,低气高,人气在头”。其它,一、二月:肝;七、八月:肺;九、十月:心;十一、十二月:肾

    九、十月应心的说法,显然和主夏矛盾。其数非五,难应五行,这样的比附,只能算插曲,收在书里,有立此存照,以备一说的用处

  • 五脏和五藏:

    《素·宣明五气篇》:“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素·调经论篇》:“心藏神,肺藏气,肝藏血,脾藏肉,肾藏志”

    《灵·本神》:“肝藏血,脾藏营,心藏脉,肺藏气,肾藏精”

    《灵·九针论》:“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精志”

    心藏神又藏脉,肺藏魄又藏气,肝藏魂又藏血,脾藏意又藏肉,肾藏志又藏精。到底藏什么?这显示了不同的篇目,出自不同的手笔

-------;

《黄帝内经》脏腑概念混乱之补说

张功耀

清朝乾隆末年至嘉庆初年,王清任最早指出了《黄帝内经》中脏腑概念的荒唐与混乱。其实,《黄帝内经》中脏腑概念的混乱状况,要比王清任先生所已经指出的严重得多。王任清已经指明了的混乱,笔者不再赘述。这里,就笔者新发现的概念混乱,在王前辈的基础上再作一个补说

据笔者对《黄帝内经》语言特点的分析,《黄帝内经》这堆“文化垃圾”,至少是四个人瞎编滥造凑出来的。而且,编辑上没有什么逻辑顺序。该书所叙述的“脏腑”概念的混乱,悉为其中一个人所为

《黄帝内经》第一次出现“脏腑”概念是在《上古天真论篇第一》中:“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脏盛,乃能泻。”且不说,此处“乃能泻”(可以射精)并不需要五脏俱盛,就是“五脏六腑”究竟指什么,作者在此前也没有作过任何交代。读过一些中医典籍的人大概很容易把“五脏”定义为心、肝、脾、肺、肾。其实不然。脏腑究竟指什么,在《黄帝内经》中是相当混乱的。举例如下:

——《金匮真言论篇第四》第一次出现五脏六腑的阴阳所指:“心、肝、脾、肺、肾,五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

——作者写到《阴阳应象大论篇第五》,“五脏”的概念乱了。其中说:“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谷气通于脾,雨气通于肾。”这里,突然在“五脏”之外冒出个“嗌”。作者没有说它属于五脏,也没有说明它不属于五脏。它究竟指什么,这个疑问只得留给那些热衷于“晦涩崇拜”的人去考证了

——到了《灵兰秘典论篇第八》,冒出一个“十二脏”的说法。这“十二脏”是指:心、肺、肝、胆、膻中、脾、胃、大肠、小肠、肾、三焦、膀胱

——《六节脏象论篇第九》,按照所谓的“定数”(《黄帝内经》被凑成九九八十一篇,《扁鹊难经》被凑成九九八十一难,也是按照这个“定数”做的),作者又捏造了一个九脏:“三而成天,三而成地,三而成人,三而三之,合则为九,九分为九野,九野为九脏,故形脏四,神脏五,合为九脏以应之也。”这里,作者把“九脏”分为“形脏四”和“神脏五”,却没有任何进一步的解释。不知这“形脏四”和“神脏五”究竟指什么?

——在同一篇,读不到40行,作者又列出了一个“十一脏”: 心、肺、肝、胆、脾、胃、大肠、小肠、肾、三焦、膀胱。比“十二脏”少了一个“膻中”。与“心主神明”不同,这个“十一脏”的说法,特别强调“胆”在十一脏的核心作用。所谓“凡十一脏,取决于胆也”

——再往下,读到《五脏别论篇第十一》,又出现一个“新的”五脏六腑:脑、髓、骨、脉、胆、女子胞为“六腑”;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为“五脏”。至于原来那些脏腑概念,到这里为什么不说了,《黄帝内经》的作者,没有交待

这就是所谓“祖宗传下来的国粹”!

《黄帝内经》的作者成了我们的“祖宗”,黄帝往哪里摆?这个基本的宗教学问题,至今没有人思考过!

难道我们的祖宗名份是可以随便冒用的吗?

难道我们的祖宗真的这样不智吗?

我们的“国粹”尚且混乱到了这样的地步,那些不是“国粹”的东西,还有什么价值呢?

为什么总有那么一些人,对保守落后那么热心,对文化创新却总是那么耿耿于怀呢?

穿凿地说来,那些把《黄帝内经》这堆文化垃圾标榜为“国粹”的人,无非是要保守住这一具文化僵死作为他们的“文化归宿”(应读者“谋生的饭碗”),以便于他们继续骗取国家的财政支持,吞噬人民的血汗而已

多么可耻的“国粹”!

多么狰狞的“爱国者”!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i.tuenhai.com/a/h-xin-cang-shen-fei-cang-po.html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