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帝内经成书于汉代吗

海云青飞 https://www.tuenhai.com 2018-11-13

黄帝内经成书时间不早于西汉《淮南子》

tuenhai.com 按:哪些西汉文化对黄帝内经有影响,黄帝内经出自西汉什么时期吗,哪些西汉文化特征对黄帝内经有影响?

《黄帝内经》成书时间不会早于为淮南王刘安(公元前179——公元前122年)所编的《淮南子》的创作时间

传统文化的价值主要体现在整体观,而非古人的比附

《淮南子·精神训》说:

肺主目,肾主鼻,胆主口,肝主耳

《黄帝内经·素·阴阳应象大论》

肝主目,心主舌,脾主口,肺主鼻,肾主耳

这种五窍、五脏的比附,就是朴素的天人合一整体观的应用。所谓朴素,说得难听点就是粗糙,如果你认为这种整体观是很宝贵的,那么 tuenhai.com 要表扬你,如果你还把古人提出比附当成百分百标准的金科玉律,那么就不对了。令很多人莫名兴奋的所谓的“传统文化”,其价值主要在思想,而不是古人的各种比附


揭开《黄帝内经》的神秘面纱(3)

作者:王力微

第一篇:《黄帝内经》成书时间和作者考证

二、西汉时期以前有关《黄帝内经》的文献复习

  1. 《左传》、《国语》的记载:

    医和是秦国的宫廷侍医。鲁昭公元年(公元前541年),晋平公病了,可能是本国没有高明的医生,也可能是会诊,医和来给晋平公看病。他认为晋平公的病因、病机是:

    “近女室,疾如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

    意为: “亲近女人,得的病像蛊症,不是由鬼神或饮食引起的,是惑乱丧志引起的”。原因是:“天有六气,降生无味”。六气的含义是:“阴、阳、风、雨、晦、明”。和《黄帝内经》中“六气”的含义“风、热、湿、寒、燥、火”相比较,只有一个“风”字相同。医和提到了《周易》:“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案:这段引文,不见于今本《周易》,说明今本《周易》,远非古本之原貌。)这是用《周易》的话来解释“蛊”的含义。如果当时《黄帝内经》已经成书,并很通行,是医家必读之书,医和为何只字不提?不仅不提此书,连内容也不提、不符,作为宫廷侍医,他难道置不起?这显然是不可能的。最合理的解释是:此时《黄帝内经》根本没成书

    《国语》所记,和《左传》基本一致,不再重复

  2. 《周礼》的记载:

    《周礼》比较详细地记载了从周朝开始,到战国时期宫廷侍医的配备情况。对“疾医”叙述比较详细,对医疗情况也有所记述,只字未提侍医们必须学习《黄帝内经》,对医事的记述,非常简单,远远不能和《黄帝内经》相提并论,这也只能用《黄帝内经》此时还没成书来解释。而《周礼》是由刘向根据历史资料编次的

  3. 《吕氏春秋》的记载:

    《吕氏春秋》是吕不韦集数千门客见闻的一部无所不包的杂家书,其中重己、情欲、尽数、先己、达郁、开春、察贤等篇里有与医疗养生有关的内容。远比《黄帝内经》里的描述要简单得多。以吕不韦门客之众,见识之广,财力之雄厚,如果当时有《黄帝内经》传世,他会一点也不参考?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在书里尊彭祖为医圣,没提黄帝、岐伯。与“五”相比附的内容有:大甘、大酸、大苦、大辛、大咸;大喜、大怒、大忧,大恐、大哀;还有:大寒、大热、大燥、大湿、大风、大霖、大雾;这是七了,显然,用五行比附一切,尚在萌芽时期,没有形成气候和一种思维手段。这和《黄帝内经》的内容显然不同,比较简单些。所引书籍或篇目有43种,只字没提《黄帝内经》

  4. 《淮南子》的记载:

    《淮南子》为淮南王刘安(公元前179——公元前122年)及其门客所著。刘安雅爱读书,收有数千门客,广泛搜罗见闻,再经加工,编成《淮南子》内篇二十一篇,外篇甚众。现存的《淮南子》是其内篇,外篇已亡失了。估计主要精华在内篇,外篇是些不好归类的内容,无人传抄,必然亡失

    《淮南子》有很多内容承袭了《吕氏春秋》,对天人感应,五行也颇有描述,但五行只是和五音、五味、五色相联系,比《黄帝内经》所联系的内容要少得多。当时,用五行比附一切,还刚刚开始,处在初级阶段

    其《精神训》曰:

    “夫精神者,所受于天也;而形体者,所禀于地也。故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肺主目,肾主鼻,胆主口,肝主耳。头之圆象天,足之方象地。天有四时五行九解三百六十六日,人亦有四肢五脏九窍三百六十六节。天有风雨寒暑,人亦有取与善怒。故胆为云,肺为气,肝为风,肾为雨,脾为雷,以与天地相参也,而心为之主。是故耳目者,日月也;血气者,风雨也。”

    《素·阴阳离合论》:

    “阴阳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

    比《淮南子》要进一步。《淮南子》“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描述,来源于《老子》第42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素·阴阳应象大论》“肝主目,心主舌,脾主口,肺主鼻,肾主耳。”和《精神训》中的描述完全不同

    《灵·九针论》:“肝恶风,心恶热,肺恶寒,肾恶燥,脾恶湿。”和《精神训》中的描述也完全不同

    《淮南子》中所提及的医家有三位:扁鹊、医骆、俞跗。没提及黄帝、岐伯。所引书籍或篇目有71种,没提《黄帝内经》

    可以认为,在《淮南子》成书时,《黄帝内经》并没问世,更没通行。《黄帝内经》成书时,对《淮南子》的参考也不多

    此处,只是用《淮南子》所描述的内容与《黄帝内经》的描述相比较,可以看出描述不同就可以了,对所描述的内容不做具体的解释和评论
    ◌● 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s://yi.tuenhai.com/a/c-huan-di-nei-jing-cheng-shu-han-dai.html ●◌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